春节档火热上映,连破单日票房纪录。其中,《你好,李焕英》自成一格,相关话题不停,从“贾玲妈妈”到“张小斐那句我宝”,再从“看你好李焕英后遗症”到“贾玲花四年把一个小品酿成影戏”,连续不断地登上热搜榜,台前和幕后,艺术与现实,让这部从现实酿成影戏的文艺作品,又再次照见进了现实。《你好,李焕英》海报《你好,李焕英》的故事并不庞大,影片讲述贾晓玲在履历母亲李焕英车祸后,穿越时空回到已往,与年轻的母亲共处青春时光,追逐梦想,承载了集本片导演编剧演员于一身的贾玲,对去世妈妈的回忆和纪念。母爱是世界上最感人的情感,最能戳中人们内心的柔软之处。在这部讲述母亲青春的喜剧影戏里,大家看到了诸多欢喜的场景,穿越到1981年的贾晓玲,使计帮母亲抢购电视,组织女职工和母亲一起到场排球赛,助力母亲和厂长儿子沈光林谈恋爱,她以自己的方式,让年轻的母亲获得幸福,收获快乐。故事讲得特别,它保留了喜剧演员、小品演员自己的特质,借演员小我私家的特色,好比冯巩那句“亲爱的工友们,我想死你们了”,沈腾、陈赫的搞笑气质,或者情节的诙谐错位,好比想拉拢母亲和沈光林却买了两张隔老远的影戏票,想划船浪漫却因沈光林吃坏毛豆闹笑话,想上台演出二人转逗乐母亲却让沈光林遭遇无比尴尬的场景等等,此起彼伏的笑声中,好像忘了影戏是为纪念母亲。在不停泛起的笑点里,却潜伏着一条线,穿越时空的贾晓玲想帮母亲改变运气,希望她能像阿姨王琴一样,事业乐成家庭富足,有个上名牌大学拿8万月薪的孩子,但年轻的母亲却总说,只要活得康健开心、快乐幸福就好了。影片最后,贾晓玲终于醒悟过来,穿越回去的不只是自己,另有母亲,贾晓玲想方设法让母亲兴奋,母亲又何尝不是想方设法满足孩子呢?这种情感的“互文”,让影片的条理更富厚,让情感有了宣泄的去处。所以张小斐那句“我宝”才气成为一个热议的话题,这里承载着母亲对后代不求回报的本能的爱。她奋掉臂身地去接从天而降的贾晓玲,出于一种无可阻挡的母性;她重复强调幸福康健就好,是对女儿无以言表的爱。也正是在这样的欢声笑语中,如此荒唐的故事里,离别才显得那么难受,现实才显得那么残酷。固然,也有人以为这部影片过于煽情,最后一部门就是为了赚取公共的眼泪,但试想一下,倘若自己是贾玲,或许早就泪湿满襟了。我更情愿明白,而不是苛责这种煽情,它是真情流露,也是内心的蓬勃的情感终于有了一个释放的途径。况且这部影戏也是凭据真实故事改编,泉源于现实,来自贾玲的亲身履历,因而观众更能明白,从4年前的小品,到今天的影戏,一次又一次地讲述,一次又一次地袒露心扉,是贾玲对这份缺憾的爱的弥补和缝合。明白了这种煽情,也就明白了那些不完美的亲情。如果说影戏中的穿越是剧中人贾晓玲的弥补方式,那现实中的小品和影戏则是喜剧演员贾玲的弥补方式,当现实融入艺术,当艺术照见现实,影戏内外的界限被模糊,这个讲述母爱的故事,这份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缺憾,就带来了巨大的情感打击和群体共识,不仅弥合了创作者,更叫醒了一个个泪如泉涌的观者。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黄秋荻编辑 黄静红星评论投稿邮箱:hxpl2020@qq.com(下载红星新闻,报料有奖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