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size=0.882em]刘德华从影30多年,坑过他的导演不少——[size=0.882em]好比王晶,借着和刘德华关系要好,拉着刘德华拍了《未来警员》、《澳门风云3》、《王牌逗王牌》等让万千观众“唾弃”的烂片。[size=0.882em]导演邱礼涛也算一个——[size=0.882em]1999年,邱礼涛以1200万的高价,邀请刘德华出演由其执导的影戏《恋爱梦幻号》。[size=0.882em]其时刘德华投资的公司破产欠下不菲债务,正是急需用钱之际,面临这1200万的巨额片酬,他很难拒绝,便接下了这部厥后被他称为“这辈子最忏悔拍的影戏”。[size=0.882em]这部跟风《泰坦尼克号》的影片上映结果不其然遭到一片口诛笔伐,票房体现也不尽人意,厥后刘德华也在采访时坦言,不应该为了钱,去接一部对他来说没有偏向的影戏。[size=0.882em]不外邱礼涛与刘德华间,并无绝对——[size=0.882em]从2017年开始,邱礼涛和刘德华互助的几部影片,都取得了颇为亮眼的口碑、票房结果。[size=0.882em]譬如:2017年的《拆弹专家》票房4亿,拿下当年五一档的票房冠军;[size=0.882em]再譬如:2019年的《扫毒2》砍下近13亿票房,为当年的暑期档开了个好头。[size=0.882em]再再譬如:刚刚上映的《拆弹专家2》,短短两天票房破2亿,豆瓣评分高达8.0,真正实现了票房和口碑的双线飘红。[size=0.882em]靠着这几部作品,刘德华让人们看到这位已59岁的天王,如今仍有着强大的“票房招呼力”。[size=0.882em]这样看来,比起邱礼涛当年的“坑”,更应该把他看作给了刘德华掷中“第二春”的朱紫。[size=0.882em]但说邱礼涛是“朱紫”,只体现在票房这些层面上,就太俗了。[size=0.882em]其实为助刘德华迎来这次的“第二春”,邱礼涛有一套完整的要领——[size=0.882em]一、外形上完全“摧毁”刘德华[size=0.882em]出道近40年的刘德华一直以“完美偶像”示人,他是众多80后、90后心中的男神,其本人从身材到面容也都调养得极好,每次泛起在民众视野时似乎也未和影象中有太多偏差,依旧那么亲和、有型。[size=0.882em]但对于演员刘德华来说,这样的“完美”不见得是好事。[size=0.882em]好比在此前的《澳门风云3》和《热血合唱团》中,刘德华进场必是衬衣西装这类乐成人士装束,观众固然不排斥看到这样依旧“鲜明亮丽”的刘德华,但客观而言,这种“精巧”也不行幸免地限制了其角色戏路,演出空间上也极为狭窄,最终观众对作品的评价也是可预见的。[size=0.882em]邱礼涛深知刘德华不能再这样消费自己的口碑,要想让观众重新见到“演员刘德华”,就必须得先从外形动刀。[size=0.882em]在《拆弹专家2》里,邱礼涛就以“做减法”的方式,从外在层面临刘德华的形象举行了堪称颠覆的重塑。[size=0.882em]在邱礼涛的经心设计下,大家也得以看到一个与以往许多影戏都有所差别的刘德华:不再色泽熠熠,不再耍帅扮酷,而是胡子拉碴,邋里邋遢,面容枯槁憔悴,眼睛里还充斥着凶狠和愤慨。[size=0.882em]他的日常装扮也很是随意,卫衣、牛仔裤,顶多加一顶鸭舌帽,在大街小巷中悄无声息地穿梭游走。[size=0.882em]而为了让这一“外形破坏”来得更为彻底,邱礼涛甚至让刘德华片中角色酿成残障人士——片中刘德华饰演的潘乘风在救微波炉里的猫咪时误入陷阱,一条腿被炸弹炸断,镜头聚焦在那条血肉模糊的断腿,惨不忍睹。[size=0.882em]不管是左腿被炸飞,照旧后期装上义肢,这一残忍又残缺的形象设定何在完美偶像刘德华身上,还真是头一遭见到。[size=0.882em]刘德华自然也明确导演的“良苦用心”,为了诠释好角色的这一外在特点,刘德华找了一些安装义肢的朋友,认真视察他们走路的程序、日常的状态,对此举行了大量的训练。[size=0.882em]片中大部门时间,装有义肢的潘乘风看上去和旁人并无两样,但在举行一些猛烈运动,或者上下楼梯的时候,如果你注意视察,会看到其腿部行动的不自然。[size=0.882em]正是通过这些外在特征的设定与处置惩罚,刘德华首先从外在上乐成树立了角色的特质,让观众得以信服。[size=0.882em]二、人物内核里的三层特质[size=0.882em]邱礼涛对于刘德华的重塑并不只局限于“外在”,在人物内核的设定上,真正给了大家一个完全纷歧样的刘德华。[size=0.882em]因此大家看到,在邱礼涛的影戏世界里,刘德华的角色不再是以往“直线式”的单调人物,他们没那么黑白明白,而是在灰色地带游走,在阳光普照和暗无天日之间彷徨。[size=0.882em]去年上映的《扫毒2》里大家就已经能窥探到这样的实验,邱礼涛为刘德华打造了一个金融巨擘余顺天的角色,这一人物一方面临于毒品深恶痛绝,致力于扑灭一切毒贩,但另一方面他又逾越执法的界线,以私刑的方式对毒贩举行“捕杀”。[size=0.882em]而在《拆弹专家2》中,邱礼涛更是给予了潘乘风这一角色前所未有的多层特质,多种特质的转变冲突下,这一人物变得立体鲜活,最终能真正熏染观众。[size=0.882em]第一层:职业信念下的乐观[size=0.882em]影片一开始,刘德华饰演的拆弹专家潘乘风,积极乐观、热情善良,有着极强的责任感。[size=0.882em]在影片一开始的拯救行动中,面临手中紧握炸弹、被吓得不知所措的女孩,潘乘风所做的是把她轻轻揽入怀中,温柔地摩挲女孩的头,让她逐渐恢复岑寂。[size=0.882em]即即是在失去一条腿后,潘乘风也没有丧失信念,他还指着自己的断腿,笑称自己是最有型的残障拆弹专家,言语间洋溢的自信和乐观,对观众而言极具熏染力。[size=0.882em]阳光、热情、乐观,从这一层面来看,邱礼涛所塑造的角色与其说是潘乘风,不如说更像是刘德华本人。[size=0.882em]但如果仅仅停留在这一层面,那么这个角色未免就稍显单调,对于刘德华本人而言也无异于又是《拆弹专家》中章在山的自我重复。[size=0.882em]但邱礼涛显然也思量到了这些,接下来他要做的,就是如何让这一角色在英雄光环之外有更多质感。[size=0.882em]第二层:平民英雄的盛怒[size=0.882em]邱礼涛这一招简直让人忍不住赞叹——通过潘乘风在身体上遭受的巨大损害,将这个原本色泽照人的拆弹英雄,置于被警队“用完即弃”的尴尬田地。[size=0.882em]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浇灭了潘乘风的热忱,他在强烈的刺激下变得极不理智,最终丢失了事情,整小我私家由内而外发生了巨大的转变。[size=0.882em]当昔日的同事和多年老友董卓文好言相劝,他绝不动容,反而以冷言冷语对其大加挖苦,宣泄着内心无法释放的愤慨;[size=0.882em]面临女友庞玲的慰藉,他更是决然提出分手,并斩钉截铁地告诉女友:“除了我自己,没人有资格说我不行以。”[size=0.882em]就连对生疏人也是如此:当一位生疏阿姨美意提醒他要喝水吃药时,潘乘风对她的回应却是冷漠而凶狠的目光。[size=0.882em]此时的他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失望和憎恶,他无法忍受“用完即弃”的巨大羞耻,内心生出了“恶之花”,继而逐渐被黑暗吞噬,加入了极端恐惧组织“复生会”······[size=0.882em]从电视上人人仰慕的英雄到犯下弥天大罪的“恐惧分子”,虽然这样的转变让看惯了救世英雄的观众有些意外,但也无疑更具真实感,也更切合人性演变。[size=0.882em]固然在这层特质上,大家也能看到导演邱礼涛本人投入的情感。[size=0.882em]由于身体上的某些状况,邱礼涛从小就落下了跛脚的毛病,因此在初入演艺圈的时候,他也曾遭受过许多不公的待遇,受到过他人的冷嘲热讽。[size=0.882em]有着这样特别履历的导演在作品中给予了角色富厚的弧光,他深入到这个角色的内心,大家看到的不只是一个末路英雄的故事,更能看到其中折射出的属于大家每个一般人的影子。[size=0.882em]第三层:被正邪碰撞的定时炸弹[size=0.882em]影片里“拆弹专家”所要拆除的,不仅是现实空间中肉眼可见的炸弹,更是深藏在内心的那颗时刻被正邪碰撞的“定时炸弹”,是将自己囚困在黑黑暗的心魔。[size=0.882em]对于刘德华而言,如何演绎好这样一颗“定时炸弹”也极具挑战性。[size=0.882em]从正片看,刘德华诠释得极为到位,他精准掌握住了角色内心深受折磨的心理状态,通过富有条理感的细腻演出让观众有所体察。[size=0.882em]他感受周围的人都不明白自己,都在和他作对,在餐厅里那场戏,他压抑多时的情绪终于发作,情绪完全失控。[size=0.882em]他对着好兄弟董卓文一边高声咆哮,一边狠狠拍着桌子,眼神中早已没有了那股率性洒脱,而是充斥着暴戾和怒火。[size=0.882em]当潘乘风在电脑上敲下一个个充满怨恨和激怒的文字,释放着自己内心最阴暗的那些想法时,他扭曲的脸上带着几分偏执的快意,嘴角边一丝冷漠的微笑,让人毛骨悚然。[size=0.882em]即便厥后成为“复生会”的卧底,但碍于特别的身份,潘乘风依旧遭受着心理上的巨大折磨。[size=0.882em]看到昔日的同事们遭到恐惧分子的虐杀,但为了隐瞒身份,他只能安平静静地和复生会的其他成员坐在一起,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。[size=0.882em]整个历程潘乘风双手紧握,泪水险些要涌出眼眶,心中的焦虑和伤心,和无限的痛苦与痛恨交错在一起,可想而知是何等让人难以蒙受。[size=0.882em]当复生会的成员向被警方杀掉的偷袭手敬礼致意时,潘乘风也举起微微哆嗦的手,借此向牺牲的警员敬礼。[size=0.882em]此时的潘乘风终于不用再抑制自己的眼泪,也正是在此时,他也和银幕外的大家,完成了更深条理的共情。[size=0.882em]在与潘乘风通过大银幕“相处”的历程中,大家的内心深处似乎也被放置了一颗“定时炸弹”,当潘乘风最终以牺牲的方式完成自我救赎之后,包罗大家在内,那颗定时炸弹也随之排除。[size=0.882em]三、硬弓硬马的行动戏[size=0.882em]如果要重现一部十足港片味道的《拆弹专家2》,只靠着内心庞大情感的细腻诠释是远远不够的,角色自己所具备的行动戏也是必备要素。[size=0.882em]对于刘德华本人而言,也需要用这样“没有欠缺”的角色让观众看到曾经那个敢打敢拼的“演员刘德华”没有改变。[size=0.882em]皮哥其实没有太期待华仔会再拍何等高强度的行动戏了,刘德华接受采访时自己也说过,在坠马事故之后,体能下降了差不多四分之一,身体状态已经不如从前。以前可以一口吻做下来的行动戏码,现在做的时候会有些气喘吁吁,会开始以为累了。[size=0.882em]但出人意料的是,本片里刘德华照旧亲自负担了大量高难度行动戏。[size=0.882em]好比安上义肢不久,潘乘风为恢复身体举行高强度训练,在片中的一组镜头中,大家看到他跳绳、举杠铃、800米竞跑,每一个项目都做得相当认真到位。[size=0.882em]另有失忆的他在逃脱警员追捕这场重头戏中,他摔倒在水果摊上的这一幕,为了到达更好的效果,他没顾及身体能不能吃得消,紧接着要求再拍一条。[size=0.882em]麋集的肉搏式打架场景,连贯流通的高楼翻越行动,说实话,皮哥已经许多年没看到华仔这么“拼”了。[size=0.882em]无论是内心情感的细腻诠释,照旧硬弓硬马的行动戏份,刘德华都没有懈怠,只要角色有需要,他就将角色最完整的故事状态出现给观众。[size=0.882em]而对于同样从重伤中痊愈恢复的刘德华来说,诠释好这个身体遭到重创的角色,是他义不容辞的义务,是他作为演员所坚定的信念。[size=0.882em]就像网友说的,《拆弹专家2》绝对是华仔近些年来最具有发作力、最能“攥住”观众的一次演出。[size=0.882em]从另一个层面来讲,能把这个注入了强烈小我私家情感的角色交到刘德华手中去完成,自己就体现了导演邱礼涛对刘德华的信任。[size=0.882em]可以这么说,在当下的华语影坛,邱礼涛应该是“最懂”刘德华、最为刘德华着想的一位导演了。[size=0.882em]他并不像许多导演那样,只是借助刘德华的名气和职位增长影片的人气,而是敢于在早已功成名就的刘德华身上,继续开掘他的演出空间,出现出像《拆弹专家2》中这样令所有人眼前一亮的细腻演技,也资助刘德华在《王牌逗王牌》、《侠盗同盟》、《澳门风云3》等一众烂片后重新找回了自己。[size=0.882em]皮哥衷心希望这对“黄金搭档”能够互助下去,交出更多像《拆弹专家2》这样的好作品![size=0.882em]文/皮皮影戏编辑部:阿志[size=0.882em]©原创丨文章著作权:皮皮影戏(ppdianying)[size=0.882em]未经授权请勿举行任何形式的转载